叫我之寺就好。
QQ1244682432 找我玩
可能这辈子都吃不腻溏心蛋。

你只能與我分享快樂
若你要進入我的痛苦
不來安撫
還要侮辱

憑我不是你冰川前故意第一的雪露

蒸汽水
你看不見
看不見我
你不看見
氣我
氣我是
我是蒸汽

以後找你都好麻煩
你不在我的主菜單
不敢刪你就點屏蔽
怕先服軟就撤置頂

你明明知道
我是真的有一點喜歡你啊
哪怕哪一點喜歡
是我騙自己的
2017/10/15

 

百日孤寂
是以无处遁形
你的失意 成为
坐落处处的岛屿
强逼的淋漓至尽

月溢增递
沉重的铁锹举起
碎脆零稀的星星
孤寂冷清 于心
该有一处是云淡风轻

跪爬苟乞
你总是低声下气
也曾中意于 梦息
你给予她信心
她给予你安定
逐得定

她做你 惘然生命里熠熠星
你做我 片刻人生耀眼辉煌
2017/09/17

 

你是我一块遗失的拼图,一根搞丢的筷子,一片磨损的树脂镜片,一只漏电的耳机;我成为失去弹簧的圆珠笔,失去SIM卡的手机,失去电池的玩具,失去玻璃的茶几。

我是你不再伸起的懒腰,是你不再早起的清晨,是你不再使用的钢笔,是你不再常听的歌曲;你成为停止走动的摆钟,停止前进的发条玩具,停止旋转的木马,停止加载的网页。

我是你不干不净的关系,你是我不干不净的人群。
2017/08/26

 

京都绝响

放枪,放枪,快。
放枪!烧焦他!啊!
射杀他!我的爱啊!我的天我怎么敢啊,我要怎么去面对你!嘶吼还是痛苦,我该怎么办?你是惊鸿的羽毛,优雅使你落地生根,是风啊吹来了你,云啊也漏出光明。或你是山川的雾霭,怜爱世间的美丽,温柔的抱起。来,来吧,快来,吻我,触碰我,要求我,涂改我,然后
嘭——嘭——嘭——
放枪!我不是丧家之犬求你把我带走吧!洪荒里是你将我托起,尘沙吞没你的胡须,湖水里阴翳是你的身形,撩起风铃轻轻碎在西湖里——然后是仕女执琴,你从没见过她这样的人,你目不转睛,流连于她的美丽。她执琴,你却不是钟子期。
眼前开来的绿皮火车和脚下踩着的鹅卵石溪,她在你脖子上拿你的喜欢打蝴蝶结,拿你的爱去裁裙子,你闻...

 

信教的孩子,燃了香烛是要供奉神佛菩萨的,你沌在功德箱里,吞吐着日月星辰梵音沉香,潜心练着一招一式。道家的无名徒弟下山历练,途经这座庙宇,那位无名姑娘心念“道不同不相为谋”转身要走,却是同你撞了正面。

“敢问公子练的是哪家功法?”
“请询姑娘参的是哪条大道?”

往后便是饥寒交迫朱门酒肉酸甜苦辣两个非同道之人也一起尝遍。北岭的果子,西域的蜜糖,巴蜀的辛辣,自家的炖汤。三月的红粉烟雨,腊月的热粥绵雪,难得安稳,倒也自在乐呵。

后来江湖出了个无恶不作的妖孽,你也同他人一道去分一杯羹,而那姑娘却离了江湖归园田居去了。

后来,妖孽已除,你也是名满天下的人了,望你还能在酷暑未消的九月里提笔为那位姑娘拣...

 

发情

可怕的 我赤身裸裸 颤抖着你从背后搂住我 你粗劣的喘息 一只手横在我腹间 另一只手搂住我的头 你揉乱我漆黑的发 舔舐我的眼角 迫不及待的留下颜色 揉捏双乳 跪在我面前 把头深深埋进腿间 细嗅腥咸 你开始吃我 首先咬下耳垂 将它吹出泡泡 抹在瓷砖上 洗出原本的颜色 你将舌头伸入眼眶 搅拌 共舞 我笑着说轻一点 痒 他就真的轻一点 退出来拉扯眼皮 蔓延他的肆虐 我要同你一道演变 化为尘埃落定于千年 看浓云四处摇尾乞怜 如藓的天 搂住 你为什么要撇紧你的眉 是我不够好看吗 你看我 我在疯狂扭动我的腰 抛弃尊严的向你招摇 你还是笑着走上来搂住我 在我身上套上一件蕾丝 要我陪你跳舞 我忍不住越来越痛苦...

 

见过高山浴雪夹云去
梦过碧浪含珊挽鱼群
恋过白衣缭缭无上君
痴过红尘滚滚凡间女
不及你
怎会及你
谁都不及你
不及你这般魄力
闭眼是舶来品
睁眼是珐琅器
无论到哪里
都价值千金
便是将之偷去
背负骂名
独自心甘情愿
无异议
2017/07/12

 
2017/8/9 7  

山河空远,
少年不负侠肝义胆,
一腔热血挑尽千难,
烟消云散。

皎月脱云,
浊酒侠义片刻清欢,
舞剑弄雨心下不甘,
寄于人间。

江湖年少,这等仙子,
不似凡物。
为表所感,倾心于君,
以永今朝。

祝君武运昌盛。
2017/06/12

 
2017/8/8 1  

让我清明的时候 
再梦一次你吧

是不是梦里的痛 
会和你一样啊

过去多远 未来多久 
都不准备活啦

你要的万里长虹 
是不是种满鲜花啊

我给得起的也只有 
烂漫的苔藓啊

怎样要求都不过分 
因为我本就没有

会很难过 会很失落 
那都不是我

难道要我为你执着 
要我疯狂脱落

那你要不要尝试着
忍痛脱壳

成长会使我坚硬吗
还是最后融为粉末

“除此以外的快乐,你想要吗?”
2017/08/06

 
2017/8/8 5  

© 艾比西迪依艾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