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加榛子,是很好吃的酱。

生活,同远方,都一样。
我见你深陷沼泽,不与退进,
像掐生的孩子,呼吸不能。
过往,同我讲,犹豫埋葬。

似树的根破碎,固不住流沙飞扬,
青葱叶已干枯蜡黄,树皮剥落。

女王的领地来了侵略者,
眉峰之间藏着呕人的勾当。
我的王,坚守脚下的净土,
打破鬣狗阴险的计谋,
杀了它,将之踩在脚下。
2016/06/20

 
评论
热度(5)

© 大家的坏朋友 | Powered by LOFTER